正文部分

不知道他的父母是什么人

“师兄,你真的觉得要让将功儿送走吗?以我看这个小子五岁的时候就能够读懂晦涩的《楞枷经》,九岁的时候便能够倒背如流,十岁开始研习《金刚经》。现在他对佛理方面的认识,有些是连我都没有想到过得东西,我想他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佛门奇才,说不定以后可以光大你我的衣钵,可是你现在却要执意将他送到凡尘俗世中。这样以来他以后还能不能够回头?如果他就此脱离佛门,实在是可惜,佛门的一大损失啊!”说话的人是一个光头老和尚,大概五六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是从他伟岸的身形和坚实的躯体上很难肯定他是不是有那么老的年龄。“唉,呵呵,师弟你是多虑了,想当初你我出家的时候都已经是四十开外的人了,在这个世间看见过的还少吗?可是如今还不是一心相佛,并无半点私心杂念,这就是与佛有缘哪!功儿自幼就跟着你我长大,我知道你是舍不得让他离开,可是他和我们不同,他应该有他自己的世界,是不是?一切的众生迷于真性不达本心,种种妄念而不得正念,故既憎爱。如若你我现在就将他留在寺院中,等待到了他成年之后依然会受到世间种种的诱惑,他要是与佛门无缘,那么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而已。所以我想现在就送他离开这里,去哪花花绿绿的世界上过和其他孩童一样的生活。”这次说话的依然是个老和尚,比刚才哪个还有苍老很多,身形瘦小,清徐的面容,微笑中带着慈祥的神光。红润如婴儿般的面颊上有一双闪烁着智慧光芒的眼睛,虽然这里是白天,但是他的眼睛依然明亮异于常人,仿佛是白昼下的珠宝一样,他的光头顶上清晰的显现出六个戒疤,醒目的让人一眼就能够看见。说话的两个和尚就是千年古寺香山寺的主持佛觉和佛缘两个人,他们刚才口中商议的哪个功儿,是十五年前在香山寺门前不知道何人所遗弃的一个婴儿。婴儿被他们收养到了如今已经长成了一个翩翩少年,但是两个人的烦恼却随之而来。香山寺主持佛觉大师见田留功已经长大成人,就想将他送出香山寺过普通人的生活,不料却遭到师弟佛缘的反对,于是两个人才有了上面一番对话。正当两个人在大殿中窃窃私语的时候,一个光头小和尚“呼”一声窜到了佛殿中,吓了两人一跳,接着听见随之而来的清朗声音:“大师傅,二师傅,哑巴师傅已经做好了斋饭等你们呢!他见你们还没有到,让我来请二位师傅过去吃饭。”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进来的少年就是孤儿田留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什么人,却将他从小就抛弃,由香山寺中的和尚抚养到这么大的年龄。田留功自小在寺院中长大,所以他也和两个师傅一样剃了一个光亮的脑袋,一身宽大的僧袍却是佛觉大师亲手缝制的。田留功虽然身着一袭僧衣,但却难以掩饰他沉稳的神情,大有泰山压顶而不变色的气势。仅仅十五岁的年龄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多少童稚之气,带着浅笑的嘴角微微上扬,浑身仿佛充盈着一种无形的力量,也许真诚和阳光本身就是一种威慑力吧!“功儿,你今年已经十五有余,我在你的这个年龄的时候已经离开家门四处闯荡了。你想离开寺院,到城里去吗?”佛缘见田留功已然吃完饭,正想起身收拾碗筷的时候却将他叫住了。田留功一脸的茫然,离开香山寺是他从未考虑过的问题,外面的世界确实也让他有些憧憬,但是细思佛觉的话意之后脸色大变,“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佛觉的面前,悲凄的声音说道:“大师傅,你是不是不想要功儿了,要赶走功儿啊?”惶恐的表情遗漏无余,佛缘不忍心的看看佛觉,佛觉却似乎对他灼灼的目光一无所觉似的。佛觉出奇的叹口气而后说道:“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当年你被人遗弃于寺院门口的时候尚在襁褓中,我和你二师傅自是不忍心看你被冻死饿死,所以将你收留在寺院中抚养。这样已过了十五载, 香港平特一肖高手论坛你已经长大了, 管家婆精选心水资料网应该过属于你的生活去。我们两个已经将自己这把老骨头奉献给了佛祖他老人家, 白小姐单双二肖公式你虽然也像我们一样剃了光头, 曾道人二肖公式穿僧衣,吃斋饭,但是终究没有行过剃度之礼,所以你仍然可以离开这里,去过普通人的生活。”田留功听完之后依旧没有站起来,跪着说道:“大师傅,自从我懂事之后就一直跟随着两位师傅钻研佛法,如果大师傅能够恩准的话,就请您为我剃度好了,让我也皈依佛祖吧!”语气诚恳之极,在他现在看来只要能够出家,就能够留在寺院中陪伴两位师傅终此一生。佛缘听完他的话之后面露喜色,但是看清楚师兄佛觉的神情之后不免又欲言又止。佛觉自从遁入空门之后已经过了几十个春秋,屈指算来所种因果却已经恍然如同隔世一般,他仰天一反平时的微笑长叹一声缓缓说道:“种善因得善果,种恶因得恶果,功儿缘尘俗世未灭,如果我强行逆天将他领入佛途,必然会遭到恶报!”佛觉这样一说,佛缘和田留功两个人自然不敢再说什么反驳的话,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半月之后,佛觉领着田留功走出了香山寺,田留功跟在佛觉的身后行走在山里小路上,弯弯曲曲看不见头尾。几个小时之后,田留功回头看见香山寺在群山之中,而站在寺院门口的佛缘大师的身影已经变得微小不清晰,他的眼眶不觉有些湿润。身处迷茫的山峰之间,看不清前途来路,只得悄悄的跟在佛觉的身后往前行去。田留功以前也跟着佛觉和佛缘两个人出过香山,是为了出去化缘,几乎每年都有这样的一次机会。他最远的一次去过兰州,当时路过一个梁州的地方是,着实为当地人说话的声音痴迷,就像带有青铜的响声一样,公式专区让田留功羡慕不已。可是这次下山,他的心里却有些惶惶无底。佛觉领着田留功直奔黄河北岸的中卫,哪里有几所高中,可以为田留功提高报考大学的机会。佛觉和佛缘当年未曾出家的时候,就已经是六七十年代的大学生了,各自也有一身的才华,田留功虽然没有上过一天学校,但是在两个人的教导之下,他的知识已经不属于任何一个在校的高中生了。在这中卫城中,有个姓王的银匠以前曾经受过佛觉的救命之恩,佛觉便是带着田留功到他的哪里去。现在王银匠已经远非当年佛觉救他时候的那么穷困潦草了,经过他十几年的奋斗,已经住上了高宅大院,家中各种家电样样居全。现在他在这小小的中卫城中已经算是首屈一指的富足人家了,虽然还说不上是家财万贯,但是日子过得倒也已经其乐融融。佛觉的到来让王银匠着实高兴万分,连忙将两个人引进屋里。“不知道师傅这次下山有什么事情要办?”寒暄一番之后王银匠主动问盘腿而坐的佛觉大师。佛觉双手合十说道:“我这次来找你确实有一见事情需要麻烦王施主,这个孩子是被人丢弃在寺院中的,一直跟随我长大,现在已经十五岁乐,我想让他去读书,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不知道你能否给行个方便之门?”王银匠已经见过田留功几次,不过哪时候倒也没有注意过,经佛觉这么一说,不禁朝他多看了几眼,却见田留功虽然是自幼在孤独的寺庙中长大,没有父母管教,但是神情镇定自若,丝毫不像山村中的孩子那般羞涩,心里已经开始暗暗喜欢。佛觉说他是被遗弃,他的脸上的神情也没有多大的变化,王银匠心里也惊诧这个小孩的忍耐力量,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恐怕脸上早就有了悲凄之色。王银匠曾经受过佛觉的救命之恩,却一直没有找到报答的机会,心中正有些愧疚不安,听佛觉这样说,自然更是欣喜不已,连忙毫不犹豫回答道:“嗯,这他的年纪虽然还小,但是已经显得器宇不凡,想来也绝不是池中之物。山里是卧龙藏凤之地,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子。佛觉大师你就把他放心的交给我吧,让他在我这里吃住,反正我只有一个女儿,整天还闷的不得了。还有就是得给他找一个学校啊,可是他得年龄如果是从小学开始的话恐怕是有些太大了,你应该早都就将他送来。不过这也没有关系,我会有办法给他找个好的学校。”佛觉听毕连忙摇头,含笑说道:“不必送他到学校去了!”王银匠听得莫名其妙,忙问这是为什么。佛觉这个时候才缓缓说道:“你别看他年纪小,但是我估计他的学识却已经不在我之下。在寺院中的时候我和佛缘两个人不但给他讲授佛家经典,而且还讲解过数学、物力、化学等等知识。”王银匠有些明白了佛觉的意思,但是还是小心翼翼的又问道:“哪你让我怎么做呢?”佛觉回答:“我是想让你安排一下,让他在一年之后直接考取大学,还有就是给他现在找个人补习一下,毕竟我和佛缘两个人教给他的都是几十年之前的东西了,也许现在已经不合时宜。但是他们这个年龄都学的是基础知识,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王银匠听了佛觉的解释之后虽然依然有些怀疑,但是碍于佛觉的面子,只得随口附和道:“这就更简单不过了,现在考取大学的政策也放宽了,给他办理一个户口就可以了,这些都不难。嗯,我的小女儿也在上高中,刚好可以让他们在一起学习。”田留功只是静静的听着两个人的谈话,仿佛他们谈论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一样。但是实际上他心中此时的思绪已经变得乱七八糟了,所以他不停的默念了早已经熟于心的《金刚般若波罗密经》,想平息内心汹涌的波澜。“如此的话就更好了,我的心中总算又少了一份牵挂。功儿,以后要听你王叔叔的话,好好学习争取能够顺利考取一个优异的成绩。离开寺院以后就看你怎么走了,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所能够告诉你的就这么多了。功儿,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记住我说过的话。”向来慈祥的佛觉这个时候突然严肃起来,拉着田留功的手,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淡淡的不舍,或许更多的是一种期待。“功儿我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这里不是我久留的地方。”“大师,等吃完饭再走也不迟啊!你看你怎么刚刚进门就要离开。”佛觉看看欲言又止的田留功,已经起身走出了大门,田留功一只手不知道何时紧握着佛觉的僧袍,也跟着出来了。佛觉抚摸着他的头笑着说道:“痴儿,人生如浮萍,聚散皆随缘。切勿挂念我的离去,心在人就在,天涯一念之间。”说罢之后他就飘然离去,慢慢的消失在了田留功的视野当中。看着远去的一袭僧衣,佛觉在田留功心中的影子却随着时间渐渐放大,直到占据了他整个的心灵空间。王银匠看着他一脸失神寞落的神情,心里一震,意识到这个孩子没有父母,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总是将自己的感情强压在心中,并没有放声大哭,时间长了恐怕会对他的身体带来很大的伤害。念及此处,王银匠拍拍他的肩膀温和的说道:“没有关系,反正这儿距离香山寺不远,等到有时间的话我带你去看他们。现在你就安心在这里学习吧,如果有什么就尽管开口告诉我。走吧!跟我进去,我给你先安排好住的地方,以后你就当这里是你自己的家一样。”“谢谢王叔叔,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今天对我的恩情!”田留功很快就将自己所有的想法身藏于心,用平稳的语气回答了王银匠的话。却不知王银匠更是皱着眉头,心里担心,因为他的这种性格如果时间长了的话,就会生出大病。

原标题:手机游戏用户的利器,南卡S2低延迟游戏蓝牙耳机体验

,,曾道人免费马会资料

Powered by 香港六合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